動靜時間
       黃明雲

  動與靜、日與夜黑與白是與非正與邪都是相對立的,就在我們起心動念的剎那間,已經產生了對待的因素,我們的靈性也隨之升降、遊走於理、氣、象之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與生具來有的只是凡人的能力,而今日的修持,是讓我們能夠保持行四攝、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不受五欲色、聲、香、味、觸或財、色、名、食、睡的纏牽失去了原有直心。修行人有大愿就有大魔考,上天要試驗你的真心、誠心和耐心,我們聽過 午時成道巳時墜這句成語,它的意思在轉念之瞬間,但卻是天淵之別的結果。

  有一次到台南興毅道場講課,一位曾點傳師跟後學講一個發生在印尼的實例:

  印尼有一位八十幾歲回教長老,他和一位壇主是很談得來的鄰居,他修行很好已經有神通,看得到神。他發現很多神會出現在其他宗教的寺廟、道場,所以雖然回教是很本位主義,但他知道不只是回教有神,其他宗教也有,所以常和其他宗教接觸交流,是一個修養很好的長者。

  有一次他在一個道親家裡拜訪,看到一尊觀世音菩薩相在桌上,他一直看、一直看,這個道親知道他有神通,一直看一定有原因,於是問他:你究竟看出什麼?

  長老反問這道親:「你這佛像要做什麼的?道親說:這個佛像是下個月我要設佛堂用的。」

  長老說:「這不是一般的佛像,這神像裡面有神。」

  道親問:「你怎麼知道裡面有神?」

  長老說:「當然知道,這神還會講話,還對我笑。」

  道親好奇的問:「神講些什麼、笑些什麼?」

  長老說:「神笑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位回教長老很好奇,觀世音菩薩笑他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決定開佛堂那天一定要來看看,究竟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開佛堂那天他真的來了,但是他不能進佛堂參觀,因為佛堂要辦道,道親要度他求道,他說:「你不要害我,我在回教是長老,我如果改信其他宗教是犯法的,甚至會被刑罰,最重可能被處死。」

  道親只好請他在佛堂樓下坐一下,那天點道的老點傳師,點完道就趕緊下樓要招呼這個貴賓,沒想到一下樓看到長老跪在樓梯口,走上前要去扶他起來,長老看到老點傳師下來,竟然趴下來對他叩頭禮拜。 

  老點傳師趕快去扶他起來,他一看到老點傳師說:「喔!怎麼是你?」

  以下他所的這些景象正好可以為我們這一句「天下神鬼不安寧」下註腳。

  長老問:「你們剛剛在樓上做什麼?從你們上樓去以後不久,好多好多的神不斷的走上樓去。我一輩子沒看過那麼多神,根本算不清楚,我哪敢坐著,只能跪在樓梯口迎接這些神。那些神上樓去後就沒再下來,過好久終於有一尊金甲神(身穿金色盔甲)全身放光從樓上走下來,所以我趕快跟祂磕頭,沒想到磕完頭一抬頭,金甲神變成你,點傳師。」點傳師在點道時,是代理天命明師,所以都有仙佛與點傳師合為一體。但點完道仙佛就離開所以長老又看到金甲神變回老點傳師。

  所以我們在佛堂參與辦道,都有仙佛與我們同在。不論點傳師或執禮、獻供的道親,在辦道的時候我們都暫時變成神仙。

  常有道親,來佛堂時生病,到佛堂排班或執禮完,病卻好起來了,因為請壇以後,有仙佛來和我們合靈。

長老問:「究竟你們剛才在上面做些什麼?我在樓下聽到好大的打雷聲。」

點傳師說:「我們怕吵到鄰居很安靜。盡量小聲沒有人大聲講話。」

長老說:「不是講話的聲音,而是像打雷一樣,總共響了八聲。」

  這時點傳師突然恍然大悟,那天有八個人求道,點道時「雲雷震開戊己土」,原來是真的有打雷只是我們聽不到,而這位回教長老聽到了。點道詞裡有說:雷部、風部、虎部、龍部…一起下手,千佛共出,一手灌頂加持,打開玄關竅。連閻羅王都要嚇一跳。

  我們求道,就像仙佛為我們將生死腫瘤動大手術割除一樣,只是我們對過程不知不覺,看不到聽不到。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到。我們剛才說的那個長老,他聽到說那八聲響雷是為八個人點道,開天門,當場不顧一切要求道。他不敢用走的上佛堂,用最恭敬的跪步,一階一階跪爬上佛堂,求完道後才站起來,且苛斥佛堂的年輕人。

  他說:「佛堂請壇辦道時,我看到的佛堂,變得無限寬闊,五大尊仙佛(彌勒佛、觀世音菩薩、濟公老師、 呂仙祖、 關聖帝君)大到房子都裝不下,就坐在那裡,看著你們,你們竟然有人敢站、有人敢坐,應該通通跪下來。」

  所以我們沒看到的過程中,不知有多少仙佛出動,為我們拔除生死大瘤,讓我們超生了死,度過生死苦海,未來可以一路向上直達理天。

  這位長老為我們印證了「天下神鬼不安寧」。今後當我們道佛堂時,別忘了仙佛就在我們身邊看著我們。如果我們心存恭敬,仙佛會加持祝福,幫助我們。如果我們輕忽無禮,也可能觸怒了佛而不自知。(呈自郭明義點傳師部落格

真假合一成人身
心猿意馬剎那念
三心未了滴水難消,
一念真誠斗金易化

     我們在初進入道的門檻時,還有著深厚的社會習氣,自傲自慢容易高視己見,看重自己身份,以社會眼光來評論他人的價值重量,學歷財富社會地位是首要的評估標準,到了幾年道場磨鍊後,方明白那個看起來貌不起眼的人(前人點傳師)是以德潤身而得到大家敬重,人身難得今已得,得此人身還能修道更難能可貴,萬兩黃金難買超生死,公侯將相雖高位,富貴榮華浮雲夢,一日無常到閻王筆罪業不輕饒,看來還是修道好可避無常閻王找。

唐朝宰相斐度,他對佛法很有研究,他的兒子考上進士,斐度對他的兒子說:「你考上了進士要當官,我勸你最好不要,我送你到溈山老人那兒出家」。他的兒子出家了以後,溈山老人給他磨鍊磨鍊,要他去挑水,在佛法上講,就是要修苦行,人要吃得苦,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他的兒子出了家法號「法海」(即白蛇傳中金山寺的法海)。法海法師天天挑水,有一天發牢騷說:「和尚吃水,秀才挑,縱然吃了也難消」,溈山老人聽了說:「老僧打一坐,能消萬擔糧」。「三心未了滴水難消,一念真誠斗金易化」就是這個道理。後來法海法師離開了溈山老人,就在浙江省找了個山洞修行,住在石洞裡修苦行。有一天種菜挖土的時候,挖到很多黃金,法海法師是個修道人,黃金要它幹啥?遂送至衙門,縣衙看了這麼多黃金也不敢要,因此送至朝廷,皇帝一看到有這麼好的一位出家眾,這麼多的黃金他都不要,一定是位得道的高僧。於是,皇帝馬上下詔書以加倍的黃金送給法海法師,要他在原地修個寺廟,叫做「金山寺」。這就是修行的成就,這些道理不外乎真修行,修行功夫深厚自然而然在人生方面就能看得非常透徹,才能消業、轉業,所以我們佛經上說:「三昧加持力,定業也可轉」,明白這個道理,將世間上的事情看淡一點,自然心就安定下來了。儒家所說修心養性,在佛法上來講要明心見性。從這方面明瞭動中乾坤大,靜堣擗諈齱C

修行者說一呎不如行一吋 昔日有位香巖禪師在百丈會下精研三藏十二經能問一答十百丈圓寂後便到湖南親近溈山山老人問他「父母未生前,如何是你本來面目?他答不上來,灠遍諸經部不知此經處,修行三年,一日,鋤頭擊一石子打到竹頭應聲開悟

  一擊亡所知更不假修持動容揚古路不落悄然機處處無蹤跡聲色外威儀諸方學道者,咸言上上機 

        古先今後,古為因、今為果。僧肇大師認為「茍能契神於即物,斯不遠而可知矣」,只要就俗諦事物的動靜,澈底了悟「物不遷」的大乘真義,便不致惑於去留、踟躕於動靜,而即俗顯真,證得修行佛果的功德不朽。

        動靜之觀念的意義,初為知識論的,而非存在論的,在我們的起心動念處,只起善念,不起惡念。我們對自己要時時刻刻檢討、反省、對人家要寬宏大量、要原諒人家,人家犯了過失是因為這個人沒有智慧,若能慈悲地原諒人家,那麼我們這一生福德就會增長,果上生因,因上生果,始終是良性的循環。如果說,我們不知道修行,只知道慳貪,就是惡性的循環。

        舉兩個例子來講,在儒家裡面有兩句話:「時來風送滕王閣,運去雷打薦福碑」,什麼意思呢?是說時來運轉,一般人所說運氣來了,來時是鐵成金,運去時是金成鐵。我們講「時來風送滕王閣」,這是什麼意思呢?在唐朝有個王勃,這個王勃十多歲,一般人稱他為神童,他的父親在江西南昌當縣令,邀集天下名士,修了一個滕王閣,樓閣修好了,王勃的父親邀集天下名士來寫這個序文,當下這些名士都是大學問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推讓客氣不寫這篇文章,寫了以後恐怕獻醜,正當這個時候,王勃他毛遂自薦,很快就把這篇文章寫好了。想想看,為什麼這個王勃會在這時節因緣剛好趕到呢?王勃他是個孝子,他對父親很孝順,他從家裡想到江西來看他的爸爸,當時他坐的船是歇在馬當的地方,從馬當到江西南昌,起碼還有八、九百里的水路,在過去坐的都是帆船,不像現在有輪船,他把船停在馬當這個地方,晚上在這裡過夜,忽然到了晚上,一個大風一吹,把他帆船的繩子吹斷了,這個船竟像離弦之箭一樣,一個晚上就到了江西南昌,你說奇不奇怪?一般人可能說這是奇遇,在佛法來看,風為什麼會吹斷他的繩子呢?風有風神、水有水神、山有山神,佛經上記載得清清楚楚,水神是管理水裡面的神,所以說王勃他的福德因緣到了。

     相反的就是「運去雷轟薦福碑」,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一個人的運氣,如果說不知道修善法,不知道施捨,你的時運就沒有了。這個典故是說宋朝有一位范仲淹,范仲淹他是個菩薩,雖然,當了官都還在暗中做善事,他的朋友就告訴他說,現在有個窮秀才,他的學問很好,但是三餐不繼,你既然是一個仁心的菩薩,就應該幫助他,所以范仲淹就把這個窮秀才找來,一問之下,他真正是很有才能,就是找不到時節因緣,當時有個寺廟叫「薦福寺」,這個薦福寺在修寺廟完工的時候,就請王羲之寫了一個碑,范仲淹想把這個碑文統統印下來,翻成一個版本,交給這個窮秀才去經營發行。然而想不到的事情是很多,這一天到了晚上,刮風下雨打雷,就把這個石碑打得粉碎了,可見福德因緣的重要。

古因今果物不遷
動靜誰是真如主,
周瑜諸葛昨日風,
東坡禪印半天月。